隨著世代變遷,大眾對親屬將失智患者交由專業機構照料的觀感也逐漸轉變,就如《昨日的記憶》尾段《跳電》中主角最終的決定,並非無情而是體諒家屬可以有獨力照顧以外的選擇,這便是《昨日的記憶》在關懷失智外,更進一步表達的時代意義。

記得誰?

在尋找什麼?

那些《昨日的記憶》。

局外人的眼光《迷路》

迷路03.jpg  

爺爺的記憶停留在震生(張震)小學的時候,一天,失智的爺爺不見了,震生卻遇見了好久不見的舊情人小艾(隋棠) ,各自以局外人的眼光看清彼此的迷思。在震生訴說對爺爺矛盾心結的同時,導演將畫面定格於小艾兒子(郭雨傳)的稚氣臉龐,或許只有未經世故的天真,才能保有那樣的單純,而從頭到尾都未現身的爺爺,或許也停留在他最幸福的時光,那是照顧年幼孫子的記憶。

曾以《跳格子》拿下金馬短片的姜秀瓊,拍過電視電影《艾草》和紀錄片《乘著光影旅行》後再度執導的短片《迷路》,依舊帶著細膩感性的思維,包容被爺爺撫養長大的震生想要回報又無力照顧的惶恐,點破小艾渴望留住記憶的不安,失智的爺爺和年幼的孩子反而像這對昔日情侶的局外人,旁觀成人世界難以逃避的承擔。

PS.《迷路》的攝影是中島長雄(《第四張畫》導演鍾孟宏)、童星郭雨傳是導演姜秀瓊的兒子,監製則是《第36個故事》導演蕭雅全,而導演姜秀瓊和戲中主角張震在《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扮過姐弟。


誰會記得我─《阿霞的掛鐘》

20110912-0113-阿霞的掛鐘-劇照  

阿霞(譚艾珍)幾乎是以逃離的方式跑出那棟有電子鎖和保全的新家,回到鄰居老莊(顧寶明)面臨拆遷的舊居,只是老莊記得她所有的事,她對他的記憶卻停留在30年前。『掛鐘』在此成為『時間』具體而殘酷的象徵,指針一分一秒的前進,如同都市更新的腳步,鐘擺來來回回原地擺動,像是跟不上變化的人們。

由《流浪神狗人》的陳芯宜導演,她和《一席之地》樓一安合作編劇的短片《阿霞的掛鐘》,延續《一席之地》對土地的關注,將『都市更新』和『失智』結合,又帶著《流浪神狗人》些許魔幻感覺,斷垣殘壁對比『憲法保障居住權』的字樣,構成深具控訴力道的影像,而無形的記憶消逝和有形的土地變遷,也像對老莊身分的雙重剝奪。


相見不相識─《我愛恰恰》

我愛恰恰04.jpg  

老人(丁強) 在公園遇見了和他初戀女友同名的優雅女士(馬之秦),女士邀他喝咖啡並共舞恰恰,這是邂逅?還是重逢?謎底揭曉:竟然是年邁妻子對失智丈夫的不離不棄。妻子說『他是我先生,他不記得我,但是我記得他』的體諒,原來有著不輸張小嫻金句『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的深情。

《台北星期天》中用喜感詮釋外勞心情並拿下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何蔚庭,這次將家屬面對失智老伴『相見不相識』的心酸,轉化為一曲懷舊溫馨的恰恰,《曼波女郎》的歌舞片段引用,既是呼應也似對過去黃金歲月的肯定,片中妻子雖有外勞幫助照料丈夫,但自己也需要吃藥的身體還為了先生晚睡早起,格外顯出家屬勞心勞力的辛苦。

 PS.在導演何蔚庭的訪談中提到主張掩蓋失智真相的行為療法,猜想妻子可能日復一日都重演著和丈夫邂逅/重逢的初戀女友角色,更感慨那份深情後的苦心

 

跳電邊緣─《通電》

通電03  

小潔(郭采潔)喜歡幫外婆拍照、當媽媽(李烈)和外婆間的潤滑劑,即使失智的外婆已然不認得她,即使她唱歌給外婆聽,外婆卻自顧自的哼起歌來,彷彿對她的溝通充耳不聞,這就是生命讓人無言以對的時刻嗎?進不到外婆的世界,好像斷了電一樣,甚至無法阻止她弄亂家中的物品和弄傷自己的可能,就在決定送外婆去安養院的那一天,沉默的外婆卻突然說起媽媽小時候的事,其實通不了電不等於不在乎。

是否該把失智親人送到安養機構,當家屬無力照顧的時候?這不僅是現實的考量,還肩負著道德的壓力,也許痛下決心的同時,亦會像戲中媽媽自我懲罰似的對女兒說:『如果我變成這樣,你不要客氣』。沈可尚在三段式電影《茱麗葉》早已顯示他駕馭商業短片的能耐,而這次生活化的《通電》短短十多分鐘,塑造封閉的失智外婆、事業家庭兩頭燒的中年媽媽、可愛的新新人類孫女三代女性立體形象,更可看出他勾勒人物情感的簡潔犀利。

PS.郭采潔為《通電》作詞作曲、自彈自唱的《I Me Mine》很能切合主題,戲外還協助側拍紀實攝影,我覺得唸社工系的她,《通電》中清新搶眼,完全不輸她在另一部片《愛》裡的爆發力。

四段式短片集結而成的《昨日的記憶》,是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繼2011年的紀錄片《被遺忘的時光》後,再度推動關懷失智為主題的電影,頭尾兩段《迷路》、《跳電》寫出兒孫照料失智長輩的努力,中間《阿霞的掛鐘》、《我愛恰恰》則帶出同輩親友面對失智患者記憶消逝的感慨,兩種角度都反映了親屬和失智者同樣需要關心,甚至親屬承受的壓力更大,這也是劇情片《昨日的記憶》不同於紀錄片《被遺忘的時光》之處。

《昨日的記憶》收益將全數用於幫助失智患者,四位導演用心觀察患者和家屬的生活問題,轉化為四段動人篇章,前輩演員顧寶明、馬之秦等演技壓陣,新生代隋棠、郭采潔等亦有自然真誠的表現。早在1981年便有以失智患者為主題的電影《我的爺爺》,描述媳婦張艾嘉為照顧失智公公柯俊雄心力交瘁,不得已將其送去老人院後又於心不忍,最後在丈夫、兒女願意一同照顧的支持下,將公公接回家中,這樣的結局固然彰顯了親情可貴,但多少也是當時環境對家屬的期許。

隨著世代變遷,大眾對親屬將失智患者交由專業機構照料的觀感也逐漸轉變,就如《昨日的記憶》尾段《跳電》中主角最終的決定,並非無情而是體諒家屬可以有獨力照顧以外的選擇,這便是《昨日的記憶》在關懷失智外,更進一步表達的時代意義。

全文引用自:http://blog.udn.com/cinema/620274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sterday2012 的頭像
yesterday2012

昨日的記憶When Yesterday Comes

yesterday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