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日的記憶》中每個令人心碎的故事,其實都在教導我們,饒了自己。如果記憶是一幅拼圖,我們又何必執意將它拼湊完整,有時不完整也有種缺陷的美啊!

四部短篇所組成的電影《昨日的記憶》,由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規畫籌拍,交由四位新銳導演掌鏡 - 姜秀瓊的《迷路》(Healing)、陳芯宜的《阿霞的掛鐘》(The Clock)、何蔚庭的《我愛恰恰》(Wake Up In A Strange Bed)和沈可尚的《通電》(Power On)。這部電影卡司陣容之堅強,真的是非常少見,當然這裡的卡司指的不是人氣指數破表的偶像明星,而是隻手就能撐起一片天的一群實力派老演員。另外,為了響應關懷失智老人的公益活動,除了導演們賠錢拍電影外,演員不是義務演出,就是只拿象徵性的酬勞。光憑以上這兩點就非常值得讓人走入戲院觀賞這部充滿人性關懷的小品電影。

這四部短片各自獨立,但綜觀來說,所呈現的都是照顧失智老人者面對失智親友的心路歷程。《昨日的記憶》裡的每個故事都有其主要表現的主旨 - 做為開場的《迷路》著重於記憶的探討;《阿霞的掛鐘》以都更的城市記憶象徵個人記憶的斑剝,順便帶出都更時所引發住戶居住權的議題;《我愛恰恰》則是四部短片中最為溫馨浪漫的作品,給了觀眾滿滿的感動和力量;最後壓軸的《通電》,以寫實的拍攝手法讓失智老人的問題回歸現實面,使人更嚴肅地正視失智老人議題。

第一個故事《迷路》是唯一一部沒有老人露臉的故事,而且相較於另外三部作品而言,其故事性相對薄弱許多,但畫面卻張力十足,同時流於意識的《迷路》也是四部短片中較難讓人理解與下嚥的一部作品。導演以一個老人的走失作為本片的開頭,劇中的老先生的背影在大門開啟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未掛上的電話、沒有關掉的爐火,以及散落在桌上老先生的東西,再加上一個從睡夢中驚醒的年輕人,這些元素讓電影一開始就瀰漫了一股焦躁不安的氛圍。老人走失這件事,正是所有看顧失智老人者最不願意見到,也最恐懼發生的事。隨後導演透過一對久別重逢戀人之間彼此的關心與回憶,以對話的方式展開一段「記得」與「遺忘」兩個心理活動的辯證,進而引導觀眾思考「記憶」對自我的意義與價值。另外,在本片中導演採用了許多臉部特寫的鏡頭,企圖營造一股強大的壓迫感,讓觀眾清楚的感受故事中主人翁尋找迷途老人的憂慮以及所面臨生活迷失的困境。

48070017  

個人記憶的樣貌是自我詮釋下的產物,而有趣的是人與人之間複雜的情感交流,卻由許多記憶支撐著,它可能是甜蜜,也可能變成羈絆。生活失序的震生(張震飾),無法拋棄他的爺爺(《迷路》)如是;老莊(顧寶明飾)發現阿霞(譚艾珍飾)遺忘了倆人三十年來的情份時,會傷心欲絕(《阿霞的掛鐘》)如是;而張玉芳(馬之秦飾)面對已記不得她面容的先生陳尚厚(丁強飾)時,還能與他繼續廝守(《我愛恰恰》)如是;ㄚㄚ(李烈飾)對於是否要將其罹患失智症且情緒不穩的母親(郭尚潔飾),送到療養院而猶疑不決,甚至跟她的女兒說:「如果我以後變成那個樣子,不要客氣」(《通電》)亦如是。過去的記憶對失智老人是包袱,對面對失智老人的人來說也是包袱,這也是為什麼當震生說:「我有時候真的希望爺爺死掉」的時候,電影中那股焦躁的氛圍會壓的人喘不過氣來;或者,更直接地說,以「死亡」求得彼此解脫,應該是許多家中有重症病患的人,腦中曾一閃過而的念頭。震生這句話實是一語道出了許多照顧失智老人者敢想卻不敢說的心裡話。

《迷路》中那個找不到家,走失的人是爺爺,但換個角度想,孫子朱震生又何嘗不是一個人生的迷途者。照顧失智老人的確令許多家庭心力交瘁,尤其礙於人倫道德的牽制,失智老人往往成為一個家庭中的惡瘤。過去我就曾見過多次,我父母因外婆使起性子時口不擇言的謾罵,讓他們情緒失控地對外婆大聲吼叫;而外婆有著很深的傳統重男輕女觀念,凡事都是自己兒子好的想法,讓身為女兒的母親覺得不堪,甚至半子身份的父親更一度認為不值得替舅舅們照顧外婆。我的父母親不也身陷人倫規範的迷途裡?實際上走入迷途的不僅僅是那失智者,很多照顧失智者的人也在不同的人生道路上迷失了。一連串的回憶與思索,使震生正視過去至現在他與爺爺兩人相依為命的依存關係,這也是為何前女友小艾(隋棠飾)對震生說:「還好爺爺有你」時,震生會回答:「是還好我有爺爺」。影片至此震生與爺爺原本生活上的「相絆」轉化成「相伴」,讓震生原本失序的生活有了迎接嶄新未來的可能性。失智者或許永遠都找不到出口,但其身邊的人誓必得自己找到出路,在沉痛的關係中尋找開脫的方法,否則惡瘤永遠也無法轉變成良瘤。《迷路》的中文片名與英文片名的設定大庭相逕的原因也在於此。 

《阿霞的掛鐘》與《我愛恰恰》是這四部短片中故事性最強,也是最引人入勝的兩段作品,從劇情的呈現到演員的表現,在我心裡這兩部片都難分軒輊。《阿霞的掛鐘》裡,導演陳芯宜巧妙利用都更時城市一角的廢墟景象來象徵人之記憶的斑剝,並適時的在影片中傳達都更時所造成的住戶居住權的議題。阿霞丈夫意外過世,獨力撫養女兒長大,幸有鄰居老莊的支持相助,走過了三十年的歲月;如今女兒長大成人,阿霞與女兒也因都市更新搬離了舊房子。影片以阿霞不適應新大樓繁瑣的出入方式開始,讓觀眾逐漸走進阿霞的已開始散落的記憶。老莊是一個念舊之人,他對舊房子的情感,也代表著他與阿霞的記憶與依戀,也難怪當所有的住戶都搬離時,只有老莊還死守著這間老房子,也不難想像老莊發現阿霞的失憶症所遺忘的是她與阿霞三十年來的情誼時,他會頻臨崩潰地說:「妳要回到過去為什麼偏偏是三十年?」 

阿霞除了精準的記下了當年得知丈夫死訊的時間,同時她也心繫著老家牆上的那只掛鐘。回到早已搬離的舊屋子,屋裡的家俱還在,那只掛鐘也依然掛在牆上,而鐘上的時間顯示的就是阿霞喪夫的那個時間。時間是不可能會暫停的,但阿霞的記憶卻如牆上那停擺的鐘,卡死在喪夫的那個時間點。此時,阿霞眼睛裡原本一如往常的屋內景象,卻瞬間變成了斑剝的磚牆;而在「砰」一聲巨響後,牆倒了,曾經的家園如今已成一片廢墟,剎那間阿霞的記憶也從過去回到現實,她一臉茫然看著眼前的景象。這一段魔幻的時空轉換有太多的象徵,也是本片的精華所在;牆塌了,代表阿霞過去記憶的崩毀,而阿霞殘破不堪的凌亂記憶不也猶如這片都市一角的廢墟。都更快速地改變舊都市的樣貌,也快速的抹去人們對於都市的記憶,即便重回舊地,也不可能會是當年的光景。這也隱喻了失智者對記憶流逝無力抵擋的窘境,而其所懷抱不放的記憶,不會,也不是正發生的事實。但殘酷的是這卻是許多失智者必然面臨的狀況。

20110912-0004-阿霞的掛鐘-劇照  

片末,導演給了一個讓老莊得以釋懷的感動。一片破磚爛瓦的殘堆上,老張拾起一張她與阿霞在廟前的合照。原來阿霞的掛鐘後面所藏的泛黃的照片,記錄的是她與老莊兩人共同的記憶。不管現在的阿霞是記憶錯亂,或是真的將他遺忘,其實在阿霞的心中,老莊早已占據了一個重要且無可取代的位置。另外一提的是,飾演阿霞的譚艾珍在此片中以平實的演技詮釋一個失智者,片中她遊走過去與現實中,從健忘到失憶的表演中自然而流暢,看不出有什麼刻意深鑿的痕跡,過去我從來都沒發現原來譚艾珍的戲可以演的這麼好。而與其對戲的顧寶明,在片中的演出更是令人讚嘆,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多層的情緒轉換精準且到位,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每個動作都是戲,說他是戲精真的一點也不為過。

飛揚的旋律,舞動的節奏,導演何蔚庭在《我愛恰恰》中,以經典歌曲《我愛恰恰》串起一段浪漫溫馨的愛情故事。對一個失智者來說,睡醒睜眼後所見的一切,都可能是全新的接觸;掛在窗前清晨的太陽,吊在衣架上乾淨的衣褲,擺在桌上豐盛的早餐......,一如本劇中的陳尚厚。而一切精心策劃與安排,只為了讓他遇見生命中那「最熟悉的陌生人」。公園裡,陳尚厚獨坐長凳上,回頭突然瞧見一位女子已經坐在他的身邊,不知是好奇或是似曾相似,他兩眼直不隆咚的盯著她看著。女子說:「你好。」陳尚厚遲疑了一下答:「你好。」女子名叫張玉芳,而陳尚厚記得「張玉芳」是他的初戀情人的名字。此時張玉芳面露喜色地問:「你是記得我囉。」但陳尚厚卻不加思索地回了「不記得。」女子的神情難掩落寞,而她隨即收拾心情,積極的邀請陳尚厚來場約會,一場看似老年逢春的美麗偶遇就此展開。

兩個人一同喝咖啡聊「回憶」,一起跳恰恰沉浸舊日美好時光,多麼浪漫美麗的邂逅啊!原來陳尚厚與張玉芳是一對結髮夫妻。話說如果這是一對夫妻老來時的遊戲,的確挺讓人羨慕年過半百的他們,對彼此還有這般的熱情與情趣。然而,在他們兩個人身上所發生的卻是,一方要喚醒另一方記憶,而這是一次又一次的折磨過程。無比浪漫堅貞愛情故事的糖衣,所包裹的卻是一場難堪的淒苦境遇;她費盡心機,想盡辦法召喚先生的記憶,也許連自己都明白,她為先生所做的一切,最後可能也是白費工夫,但她還是選擇這樣做了。看這個故事時,我心裡想著,現實中,有多少人能夠像張玉芳這樣面對認不得自己容貌的另一半?

統整用01  

失憶的陳尚厚面對著他的妻子說「我什麼都不怕,我只怕忘了我老婆。」多麼諷刺的一句話,但對於張玉芳來說,有先生這句話,再多的辛苦等待都是值得的。片末,外傭問為什麼不把先生送到安養院?張玉芳答:「他不記得我,可是我記得他。」多麼任性的回答啊!或許人有時非得要任性點,才會有『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力量吧!《我愛恰恰》中瀰漫著一股「心酸的浪漫」,與前兩段故事比起來,卻已是較輕鬆愉快的一個故事,劇情上雖有些不切實際,但所表現正面積極的意義,著實帶給面對失智者的人強大的療癒功效。另外,飾演陳尚厚的丁強,也是《昨日的記憶》裡的亮點之一,我個人認為他的表演幾乎要與顧寶明平分秋色了。

 《通電》是這四部短片中最寫實的一部作品。劇情敘述一個中年婦女ㄚㄚ帶著她的女兒小潔(郭采潔飾),一起照顧她的失智母親。祖孫三代三個人生活在一個狹小的空間中,可窺見她們並非生活優渥的家庭,同時也是一個單親家庭。白天ㄚㄚ工作,則由小潔照顧她的母親。當婆婆在睡覺時,小潔拿著手機拍著婆婆,而畫面一轉,小潔睡著了,醒來時卻發現家裡如遭小偷般一團亂;這一靜一動的交互轉換,說明了看顧老人時的枯燥乏味,以及面對失智老人一刻都不容輕忽的辛苦過程。

獨力挑起一家生活重擔的丫丫,拖著已工作一天的疲累身軀,回到家後還得面對自己失智且情緒失控的母親,生活壓力與親情壓力令她快要窒息。人力單薄是現今社會小家庭型態的實際狀況,然而許多家庭礙於血水親情,礙於孝行美德,往往把老人問題一肩扛起,最後來自各方匯聚而成的壓力,反而讓人瀕臨崩潰的臨界點,失智老人最終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劇中的丫丫所拋不開放不下,不願將母親送往療養院的堅持,反應的也是真實社會中,每個人在照顧失智長者時,那一份對親情的執著。蹲在昏暗的陽台角落,抽著菸的ㄚㄚ啜泣著,這一幕著實讓人痛徹心扉。在人情與倫理的考量上,將親人送至療養院是與否之間的拉扯,那股心理交戰的滋味非外人所能想像。

IMG_7143  

起身拭淚後的丫丫,轉身對女兒說:「如果我以後變成那個樣子,妳不要客氣。」這句話隱含了對自己未來狀況未知的恐懼,同時也使女兒可以在傳統親子義務關係中得以解套。小潔希望母親可以再跟婆婆重新「通電」。在丫丫將母親送往療養院的路上,母親玩著車窗的開關,車窗又開又關地,此時的母親在丫丫的眼裡,就像小孩子那般頑皮,而母親這時突然說:「丫丫小時後第一次坐車時,也喜歡玩這個。」影片至此,丫丫心境與母親記憶的交替輪轉,不免讓人思考「失憶」的人究竟是誰?而母親這幾十年前清晰的記憶,則讓丫丫瞬間獲得了救贖。電通上了,心也開闊了。

《昨日的記憶》中每個令人心碎的故事,其實都在教導我們,饒了自己。如果記憶是一幅拼圖,我們又何必執意將它拼湊完整,有時不完整也有種缺陷的美啊!


全文轉載自:http://laipangyen.pixnet.net/blog/post/37134484

yesterday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日生活片段點滴,明日之後都將緩慢漸變成為,昨日的記憶。

清明節應景電影推薦《昨日的記憶》,集結四位台灣新銳導演所執導的四段劇情短片,從不同角度探討失智老人照顧議題。 
你我都有可能將會是,甚至已經是,照顧者或者是被照顧者。不論何種處境、不論作何取捨,期望結果皆是對相關所有人,相對最適合的選擇。

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規劃執行製作,電影收益全數捐作推廣與照顧失智症患者專用。

《迷路》 導演 姜秀瓊 
當時承諾獨自照顧,或許我真的是太自不量力了。聽聞許多人生無奈故事,劇情輪迴著。承擔,難以逃避,惶恐,無力照顧。悔恨, 過錯疏失,歷經一番辛酸困頓掙扎痛苦。故事尾聲,主角終究還是難以心安,結局終究無法圓滿落幕。難道,除此之外,全無其他選項可供選擇。

迷路03.jpg  

   

《阿霞的掛鐘》 導演 陳芯宜
若連我們之間的關係,你都不記得了,那我還算什麼東西啊。一輩子的珍藏,價值何等貴重,倘若遺忘了埋藏的位置,倘若遺失了開啟的鑰匙,倘若寶藏未能及時被尋獲,倘若關鍵人終究未能得知,那將會是人生中多麼讓人婉惜的憾事。  
阿霞的掛鐘02.jpg  

《我愛恰恰》 導演 何蔚庭
這味道,我記得,這是我老伴經常為我煮的菜,我永遠記得。或許,若真能別無所求,就能義無反顧吧。只要還能在一起,身體還算健康,手邊還有點銀子,管他記不記得。開開心心喝杯下午茶或咖啡,有空,找個時間,約會跳隻舞,記憶雖已喪失。仍該珍惜善用天賦歡樂喜悅的本能,別讓心靈就此受困。   
我愛恰恰01.jpg    

《通電》 導演 沈可尚
記住,以後我若嚴重至此,真的,別客氣,知道嗎。美好記憶太重要了,聚在一起,盡可能追尋彼此共同的興趣樂子。一旦,無常臨身,別人的選擇,我無權過問。就我自己而言,有意識,期望你們別將我拋開扔下,無意識,懇請別讓我成為你們維持昔日歡愉的阻礙。  通電04.jpg  


郭采潔 I Me Mine
我找不到自己回來
It’s yours, not mine
每天都從壞掉開始
時間 悶著轉
如果留在原地發呆
什麼都會好起來
May I, so I try  
沒有 意外 我已經離不開
所有 超載 是累也是愛
所以 也許 喘口氣再繼續
用一種重生的姿態
我看見我自己回來
停在我最愛的樣子裡
I Me
I am mine

全文引用自:http://mypaper.pchome.com.tw/kib1967/post/1322874594

yesterday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失智老人基金會所贊助的電影《昨日的記憶》,算是《被遺忘的時光》前傳。後者在2010年上映後建立好口碑,許多人看完都深感同情,因此在許多企業的贊助下,也順利開拍了昨日的記憶。電影中分成四段影片播出,藉由不同的導演來敘說關懷失智老人的故事,每段之間都有演員及感謝字幕跑出,也讓觀眾有機會為他們拍手鼓掌。

失智老人基金會創建於1998年9月21日,在許多領導人的帶領下,傳承了「四全」的服務項目,分別是全人、全程、全家、全隊,更榮獲了第九屆國家公益獎,在非營利團體中相當難能可貴。多年來的到府服務,許多社工員的付出社會都看在眼裡,這樣的大愛相當偉大,不僅豐富自己還點亮許多人的生命之光,這樣的劇情反覆播送中。

中國有一句話叫做養兒防老,意指著養個兒子等老了時後有人來養自己,但隨著時代變遷,最近流傳出一句話來叫做:養老防兒,社會上的案件不勝枚舉,在家庭與親情的糾結當中如何拿捏,在我們外人看來都是羅生門罷了,家庭的教育應該還是要著重在人品上,而非追求所謂的高學歷、高專業,陷入了可怕的迷思中。

我常在想如果我老了,那我的兒女也會不客氣像電影中的主角一樣,將我送到養老院嗎?養不養兒,防不防老都只是題外話,重點有沒有心要盡點心意,為家人付出而已。

《迷路》 Healing

這部由隋棠及張震共同演出的短片,放在電影的開頭其實還滿奇妙的,片中敘述著一位走失的爺爺,在家人的的尋找下扔無力挽回,在放棄的同時是否又會有奇蹟出現呢?將結局留在美麗的天空,給觀眾們自行想像的空間,雖然沒有過多動人的台詞,但細細品嘗也能回味無窮。

《阿霞的掛鐘》 The Clock

進行中的都更,淘汰了許多老舊的公寓,那僅存的回憶及家鄉隨著時代變遷,有的忘記、有的失去了。對於以前就生活在此的老朋友們感到相當不捨,說什麼也不肯將房子賣出去。譚艾珍所飾演的老奶奶由於年邁以高,許多過往的事都記不清,卻始終不離不棄要找出鑰匙的鎖,看了相當痛心。(記得賣完包子要過來大樹下喔!)

20110912-0054-阿霞的掛鐘-劇照  

《我愛恰恰》 I Wake Up In A Strange Bed

四片中最喜歡這部,失憶的爺爺與自己的初戀情人相遇,跳著60年代紅極一時的曼波女郎經典片段,我愛恰恰這首歌在電影結束術後仍餘音繞梁,隨口都能唱起恰恰恰呢!片中油丁強與馬之秦飾演的恩愛夫妻,多年前就相識的她們,詮釋起來一點都不害羞,老夫老妻之間的打情罵俏相當有趣。

《通電》 Power On

最後一部由郭采潔與李烈演出的通電,接在我愛恰恰之後,相形之下就顯得有些單調。一家三代幸福的家庭,在奶奶得了失智症後,略顯的無力;片中郭采潔不僅自創曲,清新的演技與奶奶通電時說出的謎語,形象非常可愛。「面對難處不退縮,用一己力量扛下所有應盡之任。」深刻感受導演講的一句話,很受用。

 通電01.jpg  

四部片中有出色的演員,出色的團隊,其中的共通點就是沒有哀傷的配樂及沉重的台詞,即使內心打得水深火熱,也改變不了已成定局的事實。(文/Nick)

全文轉載自:http://jordan6208.pixnet.net/blog/post/36922535

 

yesterday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迷路》中的日記、《阿霞的掛鐘》的照片,以及所謂的記憶與失憶,在在都勾起自己的生命經驗。

國賓長春,9廳。這廳共有十排,我坐第五排正中央,對我來說距離螢幕剛剛好,供大家參考。

說說電影。

姜秀瓊所導的《迷路》由張震、隋棠主演。我喜歡片中徐緩、平凡的街景,讓人除了受主角感染的淡淡神傷外,另有自在呼吸的空間,不必繃緊神經擔心錯過暗藏的象徵或隱喻。小艾(隋棠 飾)是記錄成性的人──當震生(張震飾)當兵時,她寫日記並寄給他;如今有小孩,也依然在日記中寫下自己和小男孩生活的點滴。震生在心中提問:「為什麼小男孩未來需要知道自己壓根沒印象的事?」我覺得這似乎也在問著:「失智老人為什麼要記得那些已然遺忘的事?」震生沒有答案,但他翻出小艾彼時所寄的日記,並從後面的空白頁開始書寫。

陳芯宜所導的《阿霞的掛鐘》由譚艾珍、顧寶明主演。片頭一開始顯現科技的荒謬,把「科技始終來自人性」這句話狠狠的嘲諷了一番。而後又看到了對都更的感懷和溫柔的譏刺。(還未見到掛鐘背後的秘密,牆卻崩壞碎裂、「憲法保障人民居住權」的布條)

20110912-0057-阿霞的掛鐘-劇照  

何蔚庭所導的《我愛恰恰》由丁強、馬之秦主演。陳尚厚(丁強 飾)記得自己的初戀女友張玉芳(馬之秦 飾),卻不記得自己的老婆是張玉芳。於是,這位老婆每天都「故意偶遇」她老公,約他一起喝咖啡、一起擺款跳著恰恰,然後待到他回家睡著後,再輕輕地離開。隔天再重新巧遇,日復一日地當一位久別重逢的初戀情人。而張玉芳認真說出的那句:「他不記得我,但是我記得他。」或許為所有不離不棄的家屬道出了初衷。

沈可尚所導的《通電》由李烈、郭采潔和一位婆婆主演。四部之中,我最喜歡《我愛恰恰》的故事,但《通電》對我而言,卻是情感最流暢而真摯的一部。身為母親、亦為女兒的李烈,同時背負工作/照護/親情倫理的壓力,而看著這一切的小潔(與我),其實也都不由得思及「有一天我的父母如果失智了」這個光想像就足以令人不捨、令人心慌的問題。

《迷路》中的日記、《阿霞的掛鐘》的照片,以及所謂的”記憶與失憶”,在在都勾起自己的生命經驗。曾經,某個友人A的失憶,和阿霞一樣,正巧切在我們第一次”約會”──也就是說,他忘記了包含那次在內的、所有我們共享的點滴和時光。我們都是愛攝影的人,但他看著照片卻不記得為什麼裡頭的兩人笑得那樣燦爛。即使我把自己在日記中記錄下來的種種念給他聽,他仍然沒有共鳴。如同郭采潔為此片所做的主題曲《I, Me, Mine》中寫的那樣” It’s yours, not mine.”那些記憶只剩我擁有,是我的而不再是他的。用了影像與文字,以為可以記憶,卻只是徒然。當時,我終於明白何為無力感,甚至想過離開。後來有一天,他卯起來運動──以一種匪夷所思的能耐做完超乎常人的運動量,然後癱在操場上睡一覺。醒來,記憶突然就回來了,只剩一、兩片拼圖沒有補齊。我想,這是我們的幸運。

雖然現在我和他已沒有任何關係與交集,但那樣戲劇性的經驗,卻讓我迄今心有餘悸。因為失憶,是如此猝不及防而又無從解釋。

全文引用自:http://its-all-about-attitude.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html


yesterday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提醒大家,目前全台僅有台北哈啦影城與基隆新樂秀泰上映。

哈啦影城將剩最後場次,還沒去看的觀眾朋友請把握機會!

 

0405

0406    

yesterday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著世代變遷,大眾對親屬將失智患者交由專業機構照料的觀感也逐漸轉變,就如《昨日的記憶》尾段《跳電》中主角最終的決定,並非無情而是體諒家屬可以有獨力照顧以外的選擇,這便是《昨日的記憶》在關懷失智外,更進一步表達的時代意義。

記得誰?

在尋找什麼?

那些《昨日的記憶》。

局外人的眼光《迷路》

迷路03.jpg  

爺爺的記憶停留在震生(張震)小學的時候,一天,失智的爺爺不見了,震生卻遇見了好久不見的舊情人小艾(隋棠) ,各自以局外人的眼光看清彼此的迷思。在震生訴說對爺爺矛盾心結的同時,導演將畫面定格於小艾兒子(郭雨傳)的稚氣臉龐,或許只有未經世故的天真,才能保有那樣的單純,而從頭到尾都未現身的爺爺,或許也停留在他最幸福的時光,那是照顧年幼孫子的記憶。

曾以《跳格子》拿下金馬短片的姜秀瓊,拍過電視電影《艾草》和紀錄片《乘著光影旅行》後再度執導的短片《迷路》,依舊帶著細膩感性的思維,包容被爺爺撫養長大的震生想要回報又無力照顧的惶恐,點破小艾渴望留住記憶的不安,失智的爺爺和年幼的孩子反而像這對昔日情侶的局外人,旁觀成人世界難以逃避的承擔。

PS.《迷路》的攝影是中島長雄(《第四張畫》導演鍾孟宏)、童星郭雨傳是導演姜秀瓊的兒子,監製則是《第36個故事》導演蕭雅全,而導演姜秀瓊和戲中主角張震在《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扮過姐弟。


誰會記得我─《阿霞的掛鐘》

20110912-0113-阿霞的掛鐘-劇照  

阿霞(譚艾珍)幾乎是以逃離的方式跑出那棟有電子鎖和保全的新家,回到鄰居老莊(顧寶明)面臨拆遷的舊居,只是老莊記得她所有的事,她對他的記憶卻停留在30年前。『掛鐘』在此成為『時間』具體而殘酷的象徵,指針一分一秒的前進,如同都市更新的腳步,鐘擺來來回回原地擺動,像是跟不上變化的人們。

由《流浪神狗人》的陳芯宜導演,她和《一席之地》樓一安合作編劇的短片《阿霞的掛鐘》,延續《一席之地》對土地的關注,將『都市更新』和『失智』結合,又帶著《流浪神狗人》些許魔幻感覺,斷垣殘壁對比『憲法保障居住權』的字樣,構成深具控訴力道的影像,而無形的記憶消逝和有形的土地變遷,也像對老莊身分的雙重剝奪。


相見不相識─《我愛恰恰》

我愛恰恰04.jpg  

老人(丁強) 在公園遇見了和他初戀女友同名的優雅女士(馬之秦),女士邀他喝咖啡並共舞恰恰,這是邂逅?還是重逢?謎底揭曉:竟然是年邁妻子對失智丈夫的不離不棄。妻子說『他是我先生,他不記得我,但是我記得他』的體諒,原來有著不輸張小嫻金句『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的深情。

《台北星期天》中用喜感詮釋外勞心情並拿下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何蔚庭,這次將家屬面對失智老伴『相見不相識』的心酸,轉化為一曲懷舊溫馨的恰恰,《曼波女郎》的歌舞片段引用,既是呼應也似對過去黃金歲月的肯定,片中妻子雖有外勞幫助照料丈夫,但自己也需要吃藥的身體還為了先生晚睡早起,格外顯出家屬勞心勞力的辛苦。

 PS.在導演何蔚庭的訪談中提到主張掩蓋失智真相的行為療法,猜想妻子可能日復一日都重演著和丈夫邂逅/重逢的初戀女友角色,更感慨那份深情後的苦心

 

跳電邊緣─《通電》

通電03  

小潔(郭采潔)喜歡幫外婆拍照、當媽媽(李烈)和外婆間的潤滑劑,即使失智的外婆已然不認得她,即使她唱歌給外婆聽,外婆卻自顧自的哼起歌來,彷彿對她的溝通充耳不聞,這就是生命讓人無言以對的時刻嗎?進不到外婆的世界,好像斷了電一樣,甚至無法阻止她弄亂家中的物品和弄傷自己的可能,就在決定送外婆去安養院的那一天,沉默的外婆卻突然說起媽媽小時候的事,其實通不了電不等於不在乎。

是否該把失智親人送到安養機構,當家屬無力照顧的時候?這不僅是現實的考量,還肩負著道德的壓力,也許痛下決心的同時,亦會像戲中媽媽自我懲罰似的對女兒說:『如果我變成這樣,你不要客氣』。沈可尚在三段式電影《茱麗葉》早已顯示他駕馭商業短片的能耐,而這次生活化的《通電》短短十多分鐘,塑造封閉的失智外婆、事業家庭兩頭燒的中年媽媽、可愛的新新人類孫女三代女性立體形象,更可看出他勾勒人物情感的簡潔犀利。

PS.郭采潔為《通電》作詞作曲、自彈自唱的《I Me Mine》很能切合主題,戲外還協助側拍紀實攝影,我覺得唸社工系的她,《通電》中清新搶眼,完全不輸她在另一部片《愛》裡的爆發力。

四段式短片集結而成的《昨日的記憶》,是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繼2011年的紀錄片《被遺忘的時光》後,再度推動關懷失智為主題的電影,頭尾兩段《迷路》、《跳電》寫出兒孫照料失智長輩的努力,中間《阿霞的掛鐘》、《我愛恰恰》則帶出同輩親友面對失智患者記憶消逝的感慨,兩種角度都反映了親屬和失智者同樣需要關心,甚至親屬承受的壓力更大,這也是劇情片《昨日的記憶》不同於紀錄片《被遺忘的時光》之處。

《昨日的記憶》收益將全數用於幫助失智患者,四位導演用心觀察患者和家屬的生活問題,轉化為四段動人篇章,前輩演員顧寶明、馬之秦等演技壓陣,新生代隋棠、郭采潔等亦有自然真誠的表現。早在1981年便有以失智患者為主題的電影《我的爺爺》,描述媳婦張艾嘉為照顧失智公公柯俊雄心力交瘁,不得已將其送去老人院後又於心不忍,最後在丈夫、兒女願意一同照顧的支持下,將公公接回家中,這樣的結局固然彰顯了親情可貴,但多少也是當時環境對家屬的期許。

隨著世代變遷,大眾對親屬將失智患者交由專業機構照料的觀感也逐漸轉變,就如《昨日的記憶》尾段《跳電》中主角最終的決定,並非無情而是體諒家屬可以有獨力照顧以外的選擇,這便是《昨日的記憶》在關懷失智外,更進一步表達的時代意義。

全文引用自:http://blog.udn.com/cinema/6202747

yesterday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日的記憶》非常誠實而且坦白的,輕輕的揭起尚未結痂的疤痕,拍拍我們的頭,說著深呼吸不會太痛的。生命中的失去與逝去的確無常,試圖以最平淡且不加偽裝的談論那些痛苦與矛盾,平凡、日常,但深刻。

《昨日的記憶》由四個短片組成,分別對於失智症做了提問與回答。相較一年多前很紅的紀錄片《被遺忘的時光》所選用的大喜大悲,《昨日的記憶》選擇用更平常、更平淡的方式來談。
 
第一部《迷路》(姜秀瓊導演)和第三部《我愛恰恰》(何蔚庭導演)試著對「為什麼我不送失智家人去安養中心」提出了回答。《迷路》中張震說「是幸好我有爺爺。」因為爺爺奶奶曾經「不自量力」決定要一肩擔下他這個小孫子,所以他說什麼都不會放下這個造就他的人。而《我愛恰恰》當中,馬之秦面對著不再記得她的老伴,依然堅定地說「因為我記得他」。這兩個回答都充滿任性,甚至在外人眼中看起來是蠻不切實際的,但那份篤定,卻也是不足為外人所道的。
 
第二部《阿霞的掛鐘》(沈可尚導演)則是將失智老人的「迷失」狀態與都市更新中的城市做一鏈結。老人(譚艾珍飾)記得的是三十年的都市、三十年前鄰居賣的饅頭、大樹下的歌仔戲、滿姨餐廳等等。但他的現實在三十年後的現在,時間往前走,而他們沒有跟上,有人可以等一等他們嗎?劇末顧寶明一句話印象深刻「只有我記得,沒意思。」也深刻的點出陪伴失智老人旅途中的灰心與挫折。
 
第四部《通電》(沈可尚導演)所要談論的是失智症家屬的角度。李烈和郭采潔分別飾演女兒以及孫女,很明顯的可以觀察到家庭中位子差異所造成的觀看角度。李烈是壓力很大的上班族,面對老化的媽媽他不能只是溫柔,他必須更現實的考量整體狀況,所以她沒在開玩笑地跟女兒說「如果我以後跟婆婆一樣,你不要客氣。」而郭采潔身為再下一輩的女兒,還沒有那麼多社會壓力,則反而可以用更多的關心和愛來包覆這一切。最後媽媽決定要送婆婆去安養中心,這段戲導演安排女兒主動要求開車,家庭權力的轉變相當明顯──老一輩終會老去、而年輕人總會長大。
 
通電03.JPG  
 
很誠實地說這四個片段其實都非常平淡,但看完電影在打心得的現在我卻感受到強烈的後勁,無論是撥雲見霧後張震看出去的街景暮色、或是譚艾珍轉上發條、聽著鐘聲時說道「時間又開始走了」的專注表情、郭采潔輕輕的把自己的手與婆婆的手擺在一起拍照的日常生活,甚至只是大草坪上丁強在太陽底下曬太陽的徬徨,都像極了一幅一幅的畫,美得令人想要一一裱框。
 
如果說《被遺忘的時光》想要做到的是「介紹大家認識失智症」,那《昨日的記憶》帶給我們的大概就是「體諒失智症家屬」吧。也許電影本身並不高潮迭起,也沒有充滿令人飆淚灑狗血的親情。但他的確是非常誠實而且坦白的,輕輕的揭起尚未結痂的疤痕,拍拍我們的頭,說著深呼吸不會太痛的。生命中的失去與逝去的確無常,《昨日的記憶》即試圖以最平淡且不加偽裝的談論那些痛苦與矛盾,平凡、日常,但深刻。
 

yesterday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